多肉观音莲

注册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

拣米一周 [复制链接]

1#
中药治疗白癜风 https://baike.baidu.com/item/%E9%A3%8E%E6%9D%A5%E4%BA%86%C2%B7%E5%B8%A6%E4%BD%A0%E8%B5%B0%E5%87%BA%E7%99%BD%E7%99%9C%E9%A3%8E%E9%98%B4%E9%9C%BE/20783753?fr=aladdin

.1.1—.1.8

坐在副驾驶盯着前方,除了稀稀疏疏的车辆,能看到的就是粉黛色的晚天。那层温柔的颜色披到山脊上,光秃秃的大石块也瞧得柔美了好些。沿途工厂的烟囱不断的吐出滚滚灰烟,和天色毫不违和,融在一个画面里反倒觉得氤氲迷幻,就像是蒸汽波风格的剪贴画一样。越往北,车载显示屏上的室外气温越低,偶尔还能看到没有化净的积雪,一小撮一小撮的散在旷地里。我带着耳机看到冷风猎猎作响,湖边芦苇被抽打的整个身子都直晃,湖面上结了层薄冰,教人想下车跑过去踩个大窟窿。过了一阵子,天边的色盘又重了些,深橙色混着深黛色,上面还粘了颗闪着微光的小星粒。渐渐地,前面的车灯都亮起来,隔着公路旁的荒地,远远的市区也亮起一盏盏的白光。“哇,那边在放烟花。”沉寂的车里突然响起我惊喜的大喊,我们一起侧头看过去。看着一朵又一朵在橙黛色的余晖里绽开,我舔了舔嘴角的牛奶,心里念念叨叨:温柔、浪漫、爱…各样的美好,是真的每时每刻都存在啊。想到每秒钟都会有人为此欣喜,就觉得这个世界真好。

Araindrenchedpuss

终于有了第一个新年寄望:希望自己能学会在关系中表达“我有所谓”。我总说没关系、没关系,我能理解人,我愿意牺牲。确实,在大多数时候,我真不觉得这是什么大不了的事。但长久以来,我这种说不上来的气质总吸引自私的人来我身边,挤压我、榨取我;就连本身不自私的人,也以自私作为独用于我的策略。用0.5就能打发走的,为什么要给1呢?我再也受不了了。从今往后,我将牢记能忍不代表更成熟、或更强大;体贴成熟强大,也不代表我就该忍。在我不高兴时,我会说,不,我有所谓。

你的秘密愛人同志

文献修复考完松了一口气,别的课都是能过就行,这一门就很想认真考好一些。开考前张老师拿着签名表递给我的时候小声说,签字了小左撇子,我嘿嘿笑,考完把卷子递给他的时候小声说张老师再见,他也笑一笑说再见。走出门有点低落,以后都没有他的课了,觉得好没意思。他有点像我外公,外公以前也是老师,站得很直,说话带笑,面上永远兴致勃勃,口袋里永远带着钢笔和老式相机,一模一样认真的可爱。他说一到礼拜四想着是上课的日子就兴奋得凌晨醒了睡不着,说当老师是最幸福的事情,每个礼拜都给全班带松饼麻薯牛角包当课间餐,还说你们看这个饼像不像小太阳?我们班同学也都要像小太阳啊。老师还经常絮絮叨叨他和老婆的家长里短,说今天东西没买好又被老婆骂了,但是一想我还有老婆,好多人都没有呢。嗳,越想越觉得老师真好,老师做托裱时写的两个字是好妙,他和我们说,你们看这两个字都是女字旁,因为美好和美妙都是你们女孩子的。其实不全是啦,美好和美妙是所有可爱的人的。

Lajabor__

对色情制品的限制,用分级标志或过滤的手法保护「不看不欲之物的自由」,便已足够。人类的想象力无论多么残酷,表象的制作是不能去管制的,也是不管制为好。我们知道,表象与现实之间的关系,并不是单纯的反映或投射的关系,反倒具有像梦一样的补偿填充的功能。我们也许正是因为在想象中杀过无数次人,所以才可以在现实中不去杀人。

上野千鹤子《厌女》

下午去爬山了。看见好看的茶花和奇怪的树。通往观音坐莲像的石梯好长好长。一路也好多年纪相仿的人。爬到最上边抬头和她对视。观音慈悲,众生渺小。近一年好像逐渐对信仰有了新的理解。

兀自飞落

我想象不到我未来的样子。说不定产后抑郁的是我,说不定在不友善的家族基因笼罩下得了绝症的也是我,说不定过不了几天在街角拐弯的那条生命线上嘎嘣一声折了的也是我,意外和偶然降临如不受控的大天使。正因为此,无济于事的希望却让我赖皮地活着,带给我最大限度的快乐。就算我明天可能会死去,我也要在此刻希望能够活到两百岁。在我可望见的未来里,我愿意让它尽可能单纯,我愿意在线性的生活里开辟出一片平行空间而让望不见的未来更加测不准。因而我不迷信,但我迷恋我尚未采矿的大脑、我水面之下的意识、我的梦。我甚至不相信吉祥话,但我喜爱它别样的幽默以及人们被吉祥的红光照耀的脸,它同样会让我心情愉悦。人们说如此主观的人是危险的,但我知道,他们才需要从外部的凶险里躲入我的安全之境。

无毛少年韩堵堵

只用了十秒钟,就决定晚饭后去看soul。漆黑的放映厅里,我跟哥哥紧握彼此的手,就像是得到了地球通行证一样。看完回来洗澡,水顺时针流走了,此刻躺在床上听电影插曲,真是非常jazzing的夜晚。

林地胭脂

轮胎死死咬住沥青路面,回旋打转,天还下着雨,刚落地就被挤压进橡胶的纹路里,像甩出去的口水。

关耳立曰心央皿

噩梦的另一方面是,人们在“他者”艺术中发现的东西并不是不可理解的,而是太熟悉了。也就是说:女性生活是男性生活被掩盖的那一部分真相。有色人种的生活是白人生活被掩盖的那一部分真相。富人被掩盖的那一部分真相是,他们从谁那里攫取了金钱,用怎样的方式。“正常”性欲被掩盖的真相是,某一种表达性欲的方式如何获得了特权,这种区分会给某种身份带来哪些不该有的好处和坏处。

乔安娜·拉斯《如何抑制女性写作》

和老同学去初中校门口的杂志店,想看看现在初中生读点什么,我俩那时候是杂志店的常客,老板居然还认得我们,记得我们那时都买些啥老板说,现在杂志课外书生意难做,就14年那会生意最好,三国杀每天都能卖出十几套,现在卖得最好的是斗罗大陆漫画,还有就是热门的网络小说,杂志现在是没人看了同学问还有其他什么漫画吗?以前我们买的的那些日本漫画现在还有吗?老板说,正版漫画就只有柯南和海贼王有人买,盗版漫画大概十多年就不让卖了,她那时损失可大了,那些剩下的盗版漫画她全收到后面仓库了,有点脏问我们还要不要。作为老二次元我真开心极了,好多绝版的四拼一漫画,旧书网上有价无市,她这里居然还有,想起我初中为了一套漫画要攒好久钱,看完之后还得抓紧时间和同学换着看,我直接买了两大箱子,补偿消费了一把

碘-I

对我来说‘味道’还是一件挺重要的事情。无论是哪种形式的‘味道’:尝起来、闻起来、看起来,都需要认同感来支撑。日常我最大可能地将自己身上的、用品的味道保持在我喜欢的范围内,衣服洗得勤快,洗护用品要精挑细选远胜于香水,它们可以留在睡衣和被窝里,我们一起度过很多个夜晚。由此夜晚也非常重要,更多的思考和安静的睡眠都发生在夜晚,夜晚闻得到的味道应该远胜于日间,日间有许多其他的味道比我身上的更重要一点。约会的男人身上也最好要有味道,不要是香水,就要肉体散发的、本来的味道,便于日后回想。

生什么气

我身边有太多纯粹的爱,它以一些与性、与算计、与心猿意马无关的方式作显,虽然不在我身上,但我能看到,能感受,能期盼。我把“他们是如何相爱的”放在心里,变成一块有魔力的水晶。它能在有人欺骗我的时候第一时间提醒我——用反胃、恶心作为信号。在今天,性的形象年轻、矫健、轻捷,他眼神敏锐,善于冒险。而爱的形象老眼昏花,总是看错人,有时还会倒地不起。但我仍愿意将手放在爱的手中,让她牵引我,保护我。因为,请大家相信,她虽行动不便,但一定会找到幸福,哪怕一路上会问很多很多人,哪怕怎么也找不到,也不会将你随意丢在路边。

阴暗的节日

到了一切就会突然变好吗,怎么可能,跨过0点也只是一天接着一天的往复循环而已,人类把时间分成年月,制定出各种各样的节日,是宇宙赋予人类的浪漫属性,时间本身却只是轰隆隆一直向前跑着的。但是活着嘛,不用一直绷着啦,不妨就童真一点,当作一切都会有新的开始吧,不是世界的新开始,也可以是自己的新开始。

itssobeautiful

人生只有前25年在肉体上是没有aging这回事的。如果25岁就开始跟年龄做斗争,假设一个人一共活85年,那就是人生里有60年的时间都在执着于模仿刚出生的那25年,也即前3/10人生的身体状态,似乎之后7/10的自然生命就毫无可欣赏之处。这是个荒唐的比例。Howsilly.

MMdiary_

没有哪个猎人会与鹿争吵,并剥夺鹿拥有森林、鸭子拥有沼泽的权利。把“我们”与“它们”分隔开来的显而易见的鸿沟使得我们的生态系统和出生权出现了精神上的孤立,而这种现象只在近期、几乎是我们存在的最后时刻才出现。这种孤立是随着农业、篱笆和现今几乎扯断最后一丝关联的技术的出现而发生的。我们把自己与大自然隔离开来。我们在自己与大自然之间划了分界线,建起了边界。我们没有在大草原上从成群的野牛身上收获肉类,而是毁掉草原,在围栏中饲养奶牛和鸡,目的是屠宰它们。我们毁掉草原和低地森林以及生活在那里的所有生物,来种植玉米和甘蔗,以获取驱动汽车的燃料。之后,我们宣布草原和平原热带森林为神圣地带,四处用篱笆围起一些补丁,以为这样做就算是做出了修正。我们以不该砍伐林木为由,种出一排排树木,建起贫瘠的种植园,结果随着种植园和农庄越来越多森林越来越稀少。最后,我们还努力以棺材为界,把我们和大自然隔开。

贝恩德·海因里希《夏日的世界》

??在山顶吃三明治是双倍快乐~

echokong_

午饭后,在候车时,爸爸带我去家附近翻修的公园看看,记得每次回来他都会喊我一同去新公园散步。今天还是第一次瞧这个熟悉又不熟悉的地方,大了很多,新了不少。我清楚他只不过是想跟我分享他的生活,把我带到他的“世界“。在我看来,世间的很多触手可及的爱,往往多数在于理解,而不在于了解。他看着江对面的山,跟我说后年不打算上班,想带着妈妈出去旅游,不争气的眼睛像被时速的篮球砸中的感觉。正是一向“讨人厌”的爸爸,脾气慢慢变好,成为了还不算合格的“乖小孩”。也许,时间真的可以打磨一个顽固的孩子,“重塑“对亲密关系的看法,也会让”他”找到自己。

乖,也许是一种对时间的畏缩的表现,像压缩饼干一般,想去触摸自己够不到的地方。以前,我很讨厌别人对我说“你为什么这么乖“?现在想回句“关你屁事”!也许很多人不喜欢收到“乖”的评价,现在对于这个字我有了重新看法,我认为是一个人建立对事物边界感的认知。好与不好,现在没有那么重要了。我想要做一个听话的人,做一个有规律的人,做一个没那么强的人。我无力去主动影响世界对于很多事物的看法,只想做一只大自然的猫。愿年父母能够多爱自己,愿我越来越乖。

ClassiCshedian

你并不敢忤逆你的父母分毫,即使你二十啷当,书和恋爱都比同时代的他们多,仍然不行。因为你知道:在物欲横流的世界里,你的富足源于他们的供养;在功利甚嚣的世界里,你的成就来自他们的号角;在道德沦丧的世界里,你的信任感投向血缘至亲;在本就无“我”少自由的国度里,你的自由成为这一切的代价…最终,在不久以后,你平稳、体面而不出意外的成为他们所期望的那个样子,他们的意志借由你的身体完成永生,而你的自由成为这一切的代价。

ansturmer

阶级固化文凭贬值的时代,女性通过个人奋斗获得上升的路径越来越窄。出卖好皮相获得的现实利益远高于一张毕业证书,女性生存环境越差的国度,整形行业就越发达,比如韩国。

去罗卡拉索之前

历史不是过去的东西。它存在于意识内部,或者潜意识的内部,流成有温度、有生命的血液,不由分说地被搬运到下一代人那里。从这个层面来看,我在这里写的是一个人的故事,同时也是构成我们生活的整个世界的、恢宏故事的一部分。尽管是极小的一部分,但它毫无疑问是其中的片。

村上春树《弃猫》

今日火花:路上走着走着看到了冰糖葫芦,一串普普通通的冰糖葫芦,就着落日吃完了。“吃了糖葫芦我就他妈角儿,我他妈怕谁啊!”

无聊黄桃

有段时间很喜欢看同城微博,刷到大多数都是学校和隔壁学校和隔壁的隔壁学校的人。是种很微妙的感觉,看见跟自己处于相同日常环境甚至有可能每天照面又完全不相识的人的真实生活——跟看朋友圈一类的分享不同,这种经历更像小时候常看着旁人幻想的,读取对方生活与思想的,违背道德的能力的实现,即使有“陌生”作掩护,窥视的快感与羞耻感也叫人心口滲出汗。

伏案喃喃

网购了一箱橘子送到学校,查快递物流的时候惊觉产地在广西。一切关于家乡和亲人的情感发酵好像都在这个重达7斤的箱子里找到了反应方程式。

记得吃蛋糕

茉莉很便宜但却很香,久置后会香得过分、甚至发臭。香味划过指腹带来隐隐的痛感,就像喝到酩酊大醉的人呼吸困难一样。真可怜,没人愿意在乎,而他们也选择将自己尽力隐藏起来,记住在没有扩散之前,只香气怡人的日子。

醒酒_

其中大部分时间我都在干一些无聊透顶的事情,和真正与工作专业相匹配的东西悖逆,匆乱,漫无目的,我也没奢望找到天赋的意义,只是好奇它们对我会产生怎样的影响。就像陈俊志写的,从小我就像欧巴桑在菜市场寻宝,在美丽华、福和和东南亚戏院看任何便宜以及看得懂的电影,然后记住一辈子。

关耳立曰心央皿

我认为这世界最让人生气的地方,就是在于它有这么多爱的地方,完全不一致,以至于人始终无法找到一个恰当的眼光来看它,结果只为了得到袋子里的一样东西,却不得不同时接受其他一堆不要的东西。

黄国峻《是或一点也不》

每一年的跨年都离不开一家超市,今年是城乡结合部的小超市。门口有一张上锁的桌子傍晚在路上看见一家小花店,好喜欢这种无序又杂乱的感觉。可能内核一直也这样无序杂乱,但又遵循着某种规律。继续寻找和跟随规律流动吧。

兀自飞落

用过晚饭,我跟哥哥各占榻的两边,我看《秋园》,他读《黑箱》,享受一些不言而明的静电。

林地胭脂

在黄灯老师的大学时代老师与学生在课堂上观点上针锋相对唇枪舌战的事件屡见不鲜,但个人的私生活不会放到公共领域来讨论,而千禧年后成长起来的新一代对于权威的认同与顺受导致他们在课堂上往往是沉默寡言的,能让他们高谈阔论的貌似也只有个人的私生活了......

去罗卡拉索之前

最近焦虑的时候就会想到我最喜欢的两个教授曾经跟我讲过的他们自己的人生经历,他们都是日本近现代艺术史方向的大牛,曾经年轻的时候都是毕了业去社会不同行业上打拼了几年,觉得自己不喜欢这样那样的氛围,才又重新回学校安安静静研究自己喜欢的东西,最终成为了很厉害的学者。他们不光曾经在学术上给过我很多启发,也在这种人生方向上也不知不觉给了我些安抚。不要怕走错路,也不要怕浪费时间,只要不断去尝试和摸索自己喜欢的事情,永远都不晚,你一样可以成为能发光的人,一样可以找到让自己觉得欣喜的事情,焦虑迷失的晚上,我这么跟自己说。

Zufallszahl

如果一户人家搬走了,带走了粮食,不再打算回来,第二天,墙壁里老鼠的动静就完全没有了,它们知道了人的心意,明白这座房子已经死去。这户人家也将面对完全不同的命运。它们和人一同离开,却各奔前程,不留下什么情分。

袁凌《在别处》

朋友来广,买了张今日份的《广州日报》带走做纪念。

你的秘密愛人同志

谦虚在一个集体主义至上的社会,作为一种精明的生存策略,实在没有什么好过度浪漫和道德化。自责、自我贬低甚至可以让人们感到刹那释放,因他们出生就被教育自我罪恶感,不断被打压。童年受到的威权内化,因此在此后的人生中也一直重复同样的pattern。鞭打自己时候熟悉的痛感使他们感到心安,乃至高潮

MMdiary_

其实,大多数中国人还在高三。

ansturmer

在食堂找位置的时候,食堂里的小孩垫着脚看了一眼我的饭菜,示意我跟着她走。我以为她要带我去找桌子,结果她把我带到了她的玩具边。

用户乌青

他们俩呢,只是很愿意在一处谈谈坐坐。都到岁数了,心里不是没有。只是像一片薄薄的云,飘过来,飘过去,下不成雨。

汪曾祺《受戒》

我的备注为今年疫情的添加了一个注脚

去罗卡拉索之前

拣米,一种不知道什么鬼的酒。

只取字面意思,把散落的米粒拣到碗里。

本栏目用来收集酒友有趣的言论,禁止二次商用。

投稿闲聊邮箱:lindiyanzhi

.
分享 转发
TOP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